司亓

想把世间所有风花雪月都说与你听

【戬杰】你永远不是一个人(生庆)


看了看时间,怎么才八点,哥哥觉得,怎么今晚的时间过的这么慢呢?

他无聊地开始刷起了微博,刚好刷到一位曾欣赏过的作家在宣传电影主题曲:

『喜欢一个人就是想和那个人去任何地方,或者自己在任何地方都想与这个人分享,无论远方还是身旁。』于是他随手点开歌曲。
歌名叫《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名字有点意思。

『世界上
  七千个地方
  你喜欢去哪儿
  告诉我
  答案是什么
  你喜欢去哪儿
  青海或三亚
  冰岛或希腊
  南美不去吗
  沙漠你爱吗』

“欧洲”,他这样想着。

弟弟说过,想去欧洲。

然后想起了什么,迅速打开一场访谈直播。

差点就犯了错误,幸好赶上了。哥哥庆幸地想着。

看着屏幕里仍旧羞涩却已有些许从容的熟悉面孔,他的嘴角不觉上扬,极专注地盯着屏幕里的人儿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趴在床上,以这种痴汉的姿态看完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直播。

等到直播结束,才发现胳膊和腿都麻了。

为了缓解酸痛,他换了个姿势,仰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直播。

有他不曾参与的,弟弟的过去。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弟弟了,但看完这场直播,哥哥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重新认识了弟弟。

可是弟弟的现在与过去,又似乎并未改变过,仍旧喜欢安静地待着做自己的事,仍旧拥有着自己的小圈子,仍旧像个孩子却又乖巧懂事。

但其实弟弟的现在与过去又改变了,弟弟的世界里有了自己,变得依赖自己。

哥哥这么想着,情不自禁地嘿嘿笑起来。

然后编辑了一条信息给弟弟:
『今晚表现不错哦,小娘炮』,想了想,又把最后三个字删掉了,重新打上『小王子』,这才发送过去。

噫,美滋滋。

莫名其妙地,他突然想起了直播前听的那首歌,然后他去搜了这部电影,看了起来。

男主角和女主角误食了有毒的河豚,以致产生幻觉,都以为外面下雨了,女主还拿伞柄给男主吹头发,说她这是负离子的。所有路人都以为他俩是疯子。

这是哥哥看完整部电影印象最深的一部分。

相爱的人大概就是这样,你和他在一起,仿佛自动生成一层结界,隔断两人的小世界和外面的大世界,隔断自由恬静与世俗嘈杂,在这个结界里,彼此懂得对方,只需一个眼神,或一个动作,你就知道,他在干嘛。

外人,是不会懂的。


哥哥看了看时间,还有不到十五分钟。

同事告诉他,弟弟的新歌上线了。

他急忙下载了某狗音乐播放器,搜索到歌曲,点击了收藏,下载下来,坐起来靠在床头,以极为虔诚的姿势认真听起歌来。

每一句歌词,他都有感触,每听到一句,脑海里就浮现相应的画面。

哥哥想起了和弟弟拍戏时的种种,那么鲜活,那么深刻。

哥哥又想起昨晚弟弟在台上唱这首歌,他在台下,分明有那么几个瞬间,以为自己就是执明,在认真倾听着阿离哀伤的诉说。

执明终究还是不舍得让他的阿离难过的。
正如自己不会抛下弟弟,不舍得让弟弟难过。

他这样想着。

单曲循环。


一个月前就设好闹铃响起。

零点整。

哥哥发送了一条短信:

『生日快乐。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都会有我。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你永远不会是一个人。』



看到了生日会查杰在台上唱歌,朱戬全程注视的视频,反复看了好几遍。
若问我看完有什么启示,那就是,我突然明白了人们常说的『我的眼里只有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虽然在屏幕外的我看不到台上的人,但单单是看着朱戬的眼睛,仿佛就已经看到了台上那个人的每一部分。

朱戬全程全神贯注,视线不离查杰一秒钟,身体整体呈前倾挺直的状态,表情和肢体随着音乐传达的感情浮动。

1.前奏的部分,感觉朱戬又期待却又有些紧张,就好像感应到了他弟怕自己唱不好的那种心情

2.查杰开口唱了几句之后,惊艳到众人,朱戬仿佛松了一口气,欣慰地继续注视着台上,(注意他的嘴)并随着一起小声唱,还随着摇摆。(哥哥在这之前私下里肯定是听弟弟唱过的)

3.果果姐超级激动地说『我要哭了』的时候,朱戬笑了,仿佛一个看到自家孩子被别人表扬的欣慰满意的老妈妈

4.歌唱到副歌那种哀伤部分时,大约唱到『我心只有你懂』那里,朱戬表情突然就不是那种笑着的了,也不再随着摇摆,而是变得凝重认真,仿佛他就是执明,只有他能听懂他的阿离传达给他的感情。
这里让我突然想起第一季听了阿离吹箫的执明说『阿离这是吹的什么曲子,怎么听得本王心里没着没落的』
戏里,所有人都只觉得慕容离吹箫天籁之音煞是好听,只有执明能听出阿离曲子里的哀伤。戏外,在场所有人都只觉得歌好听唱得不错,只有朱戬能感受到查杰的忐忑与歌曲传达的感情。

奇迹般的巧合,或许是命中注定。

5.边看查杰本人边看看屏幕上的脸部特写,全神贯注,怕错过弟弟的每一个镜头。

6.最后,朱戬露出看着自家孩子终于长大还进步突飞猛进的老妈妈的欣慰表情

朱戬全程像一个害怕错过自家孩子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个镜头的哥哥、家长,那种珍重感,不言而喻。

他们之间不管是何种感情,都应该被被珍重。
而朱戬查杰这两个人,不管以后如何,都是值得我们如此珍重的人。

手动艾特我亲家 @毒奶汤姆

【执离】归墟(新年贺文番外)


与归墟的正文时间线有些不符,但如果是冬天,过年就是这个样子哒!
一个小甜饼,大家新年快乐嗷(*ˉ︶ˉ*)

——————————————

    慕容离回来几个月了,但却是第一次和执明一同光明正大地与群臣过年,还是挺着个大肚子。莫澜也没有回封地留在宫里过年。
   
    慕容离和执明一同坐在龙榻上。

    一番歌舞后,执明举杯:“今日是新年,不谈政事,只庆新年,朕要敬谢几杯。”

  “这第一杯,朕不敬天地,只敬阿离,若没有阿离的里应外合与智谋,就没有我这个共主,所以朕不谢天地,只谢阿离。”

    说着另一只胳膊已经搂住了慕容离,深情地看着他“阿离,我还要谢谢你能回来留在我身边。”边说边看了看慕容离高高隆起的肚子。

    这一句声音虽放低了只对慕容离说,但下面众大臣都听得清,一个个看看陛下又左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太傅阵营的老一辈大臣脸色顿时不大自然,倒是新派的年轻大臣不少把慕容离当做榜样,边看着执明和慕容离边信服地点头。
慕容离怀有身孕不能喝酒,执明就替他饮了这杯。

  “这第二杯,朕要敬众位爱卿,建国不易,治国更不易,爱卿们辛苦了,来,朕敬众爱卿一杯!”

    那些刚才脸色还不自然的老一辈大臣们一听,倒是不好意思了,赶紧起身谢陛下,说了好些陛下圣明承蒙陛下恩德之类的话,甚至还顺便祝慕容大人早日诞下龙子……

    外面进来一个宫人递给执明一封红包,是远方的太傅送来的贺信,太傅在信里感谢前些日子执明赐的新年礼物,并表示希望执明幸福。执明看完信就开心地笑了。

    几番敬酒后,执明称自己不胜酒力带着慕容离早早下了席,出了大殿。太傅一派的老大臣们才不信他们的陛下不胜酒力呢,肯定又是要和慕容大人干些什么去了……咳,只不过都看破不说破,而且……怎么今天反倒有种由衷为他们的陛下找到真爱而欣慰的感觉呢……

    欢乐喜庆的节日,仿佛能冲淡矛盾偏见,将人们的心渐渐靠拢,甚至连在一起。


    出了大殿,执明带慕容离来到向煦台。

    执明早就知道了向煦台名字原由,却在重建之后依旧保留了向煦台的名字,但其实慕容离回来以后就没有再住过向煦台,一直住在执明寝殿。

    执明怕慕容离累,抱着他登上了向煦台顶楼。向煦台里灯火通明,一切都已经布置好。桌台上堆满了面团、菜馅儿、擀面杖之类的厨房用具,和精致的向煦台完全不搭。

    执明兴奋地说:“阿离,我们北方过年要吃饺子,我听莫澜说,平常人家都是除夕夜一家人在一起包饺子的……我,我也想和阿离一起包饺子,我最近跟御膳房的厨子学了好几日呢!”
说着,扶慕容离在桌台前坐下。
    执明挽起袖子,像模像样地擀起面皮、包馅儿。慕容离并不会,也不知如何下手,执明就手把手教慕容离,结果包了几个后,慕容离看见执明包的成品,再看看自己包的,形状各异,秀气的眉头一皱,把还在手中没包好的饺子扔在桌上,撒手不干了,这一切都被执明看在眼里。

    执明把沾满面粉的手胡乱地在自己衣袍上擦了擦,搂着慕容离,给他顺气,又拿着慕容离包的饺子信誓旦旦地哄他:“阿离,你是第一次包,已经很好了!真的真的!我刚学的时候都包不起来呢!我就觉得我们阿离包的饺子好看!”然后,执明看到了他的阿离笑了,他得意地以为自己哄人功力了得。其实慕容离是看到了执明脸上沾了面粉忍不住笑的,于是他伸手想去替执明抹去,哪知自己手上也满是面粉,只抹得执明成了个白白的大花脸,而执明还乐滋滋的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脸变成了什么样。
  
    旁边守着的宫人看见了也忍不住笑……憋着,只能憋着,不能嘲笑陛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宫人们内心。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是完工了,宫人们赶紧拿去御膳房煮。
 
    执明跟一个宫人吩咐了几句,然后帮慕容离把手清洗干净,便拉着慕容离站在栏杆边,这时空中烟花飞溅,闪烁的烟火照亮了慕容离的倾世之颜,慕容离认真地望着璀璨的夜空,执明认真地看着慕容离的脸……

   待烟火看完后,宫人们已经把一盘盘饺子端了上来。上做好后,执明刚拿起筷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宫人说,“去,去外面把莫王爷叫进来一起吃。”
   
    从下午就在向煦台外布置准备的莫澜听到宫人的传话,便一遛小跑上楼来了,心里还感动得不行,直到他看到执明向他推过来的那一盘不成形的——算是饺子吧,并对他说:“来,莫澜,咱们一起吃饺子!”他的心都要碎了……

    执明夹起一个饺子吹了吹不烫了才放到慕容离碗里,继续夹起另一个继续吹……然后自己才肯开始吃。

    慕容离只坚持吃完了三个饺子便吃不下了,执明又开始给慕容离一勺一勺地吹饺子汤再喂给他喝……






而今晚慕容离包的饺子全给莫澜吃了。

莫澜吃着面皮和碎馅儿分离的带着腥味的“饺子”,目睹着面前人秀恩爱,他觉得……他好像光是狗粮就已经吃撑了。

“莫澜,你怎么还在这儿啊,还没吃完啊?!”
莫澜突然感到什么咔嚓咔嚓地碎了一地……



哈哈大家今天就给心碎的可怜的莫澜一个小心心吧♥
 

【执离】归墟(第九章)


   莫澜所说的故人,是位修道之人,不过却不似修道之人那般固执无趣,不拘小节且无拘无束,也喜喝酒品茶,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据他说已经入道几十年,外表却看不出太多岁月的痕迹,但从眼中的神采和举手投足间,仿佛能看到他年轻时的丰神俊朗和风流倜傥。用莫澜的话说“从他嘴里讲出来的经文竟也变得有趣起来”,二人也是因为这样才相交。莫澜曾称他为“秒人”。
   前些日子莫澜的随从在街上竟遇见了这位清一道人,遂带他与莫澜相见。

这日,莫澜得了新茶,邀清一一同品茶,自己却无心饮茶,摊在椅子上叹气。

“莫兄,你有何愁思,这香茶竟然也不能提起你的兴致?”

“我与你讲过,清一兄怎会不知,我不过是担心陛下罢了。上次进宫本想将你引荐给陛下,不日就带你进宫去验验慕容,但……唉,可是看到他们俩经历了生离死别如今难得重归于好,我实在是不忍打搅陛下的美梦……我又何尝不盼望着一切都只是我的胡乱猜疑罢了,但终究……”

“莫兄的忙在下定是会帮的,不过,莫兄为何以为现在那位慕容先生是个妖邪,那你可曾亲眼见过?”

莫澜就把他从江南封地回来以后,慕容的异样和在宫里的所见所闻一一讲与清一听。

清一饶有兴趣地听莫澜讲述完,却并不稀奇似的,还轻笑着问莫澜:“ 莫兄,现在的那位慕容先生可有害你的陛下?”

“这……我……似乎并没有,但妖邪总归是要害人的……”

清一打开折扇扇了扇,扯出一个令人沉醉的笑。

“莫兄,你与我讲过那两人的过往,实是令在下都免不了动容,想来世间,不会再有人比这两人更懂彼此。”

“可是,陛下也有犯糊涂的时候,一遇到与慕容有关的事,陛下就连自己都不顾了……我自小与陛下一同长大,与他一同贪喝玩乐,又与他一同在朝堂上谋划天下,在战场上生死与共,也是他感情的见证人。我们是君臣,也是朋友,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受伤害。”

“莫兄的朋友遍四海,但也从没见莫兄这般程度关心过谁,看来果然是莫兄珍重之人。”
“是啊,我的朋友是有很多,可陛下却只有我这一个朋友。”

“哈哈哈……莫兄当真也是个世间至情至性之人呐。”



是夜,月黑风高之时,一黑影轻盈矫健,如风一般蹿入皇宫,很快找到了他的目的地。

不久,从下面的寝殿悄摸走出一个人影来,黑影跟了上去,人影走到湖边,一伸手,小鱼们便隔空飞出来,人影迅速吃了起来。

黑影从屋檐上飞了下来。

“你还当真忍心进食同类。”黑影发出了风流不羁的又很是好听的声音,把正在进食的人给惊到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黑影的手扼住了喉咙。

“当真是举世无双令众生迷醉之人……可惜,你竟用这样美丽的容颜去做如此血腥不堪之事。”说着,黑衣人手上加重了力道。

“额……”被扼住的喉咙里竟然只艰难发出了闷哼。

黑衣人突然眉头一皱,呢喃到“有人来了”揽着他的腰迅速闪到了角落里躲了起来。

不过是个巡夜的宫人。

他趁此时黑衣人分神,准备反击,奈何却被黑衣人识破扼住了手腕,还遭到了黑衣人的嘲讽。

“呵,你都这副样子了,还不老实,我要是真想杀你,刚才在湖边就把你脖子扭断了,还等到这时候?”黑衣人边嘲讽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对方的肚子。

『他刚才竟然识破了我的身份,为什么不杀我,他……到底是什么人?』

“哦?听闻你面若冰霜寡言少语,怎么这么多问题……哦,忘了,你并不是他。”

『你……竟然能听见我的心声!』

“当然,可听得清清楚楚,所以你最好不要想歪的……不过,你为何不能言语?”

『用不着你管,你到底想干什么……算了,我不管你要干什么,不要妨碍我就行。』

黑衣人顿时笑了出来“哈哈哈……你凭什么要求我不妨碍你……嗯?”

他赶紧捂住了黑衣人的嘴。

『小点声,会被人发现的!』

“哦?你还怕被人发现呀,施点法就能抹去他们的记忆……或直接杀人灭口来的方便。”

『哼,我又不是没做过。』

“哦?那前段时间宫里那么多下人是怎么死的?!”

『休想冤枉我,我从没杀过人!有一个宫人我不过是施法消除了他一段记忆,不过有副作用他得病好几天罢了,但我不知道他第二天怎么就死了,后来还有好些宫人莫名其妙就死了……诶,你怎么知道宫里这么多事?!你到底是什么人?』

“别管我是什么人了,你好好担心下自己吧,你不属于这里,也不能长期待在这里,不如我就此收了你……”

『不能,我不能走,再过不久,就算你不来收我,我自己也会走的……我也,必须得离开。』

黑衣人看着对方坚定又哀伤的眼神,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黑衣人侧身望了望,调笑道:

“有人来了,看样子,在找你。”

『应该是执明,我得回去了,不然他找不到我会担心。』想罢就要走。

黑衣人拉住了他的袖子,一改风流不羁的笑脸,肃声道:“你现在的状态已经快压不住你的气息了,尽快解决吧,但如果你害人我绝不会姑息你。”

『用不着你担心』

黑衣人放走了他。

有些起风,秋夜的风到底带着些萧涩,让人觉得有些冷。

看着那两人在暗夜里相互搀扶依偎的背影,黑衣人有些恍然,然后迅速飞出了皇宫。




(其实这个清一道人的性格和道号还真不符……“阿离”的真实身份也很快要公诸于众了,但是还有苦衷的样子,还有他为什么不能说话呢……后面很快就知道了)

【执离】归墟(第八章)

 

第一章  故人归

第二章  莫澜回京

第三章  跳湖

第四章  噩梦

第五章  面圣遭拒

第六章  阿离有喜

第七章  圣怒
    

 
   夏天的余热还未完全散去,秋天却已经悄无声息拉开了帘幕。
      
  慕容离有喜已经有两个多月了,但令众人惊异且郁闷的是,为何他们的慕容大人两个月的肚子却有如八个月那般大?难道是错觉吗?或是多生子?!
      
  但唯独他们的君王却毫不诧异还并不在意。

     上个月刚有宫人向执明出于关心主子而提了一嘴关于慕容大人的什么事,第二日便有人在井里发现了那个宫人的尸体。
 
  总之,现在上至医丞下至宫人,就算他们对慕容大人的肚子大小如何诧异与猜测,都不敢再在他们陛下面前说三道四,毕竟已经有血淋淋的先例了,谁还觉得自己活够了吗?

    

   随着慕容离的肚子渐渐大起来,他也不大爱出去走动了,总是觉得疲乏,嗜睡。但是吃过午饭后,执明总要拉慕容离在湖边或花园散步的,然后再一起回寝殿午休,因为执明说饭后散步有利于孩子健康,慕容离没办法拒绝,于是午后散步便成了二人雷打不动的习惯。

     

  初秋的午后,温暖又爽朗。夏日离开后遗留的温热和秋日带来的微风缠缠绵绵,羽琼花还执着地挺立盛开着,交织在大片大片粉粉白白的花丛中,一黑一红的两个人,远远望去,美得就像一幅画,生生隔离于世俗之外的一幅画,美好得让人不舍得去打扰,不忍心去撕碎。
    
   这就是莫澜刚看到的画面。
    
   他前段时间派人在南陵寻到了一位故交,是位道行高深的修道者,他今日来就是想把这位故交推荐给执明,找个时间带这位故交进宫为慕容离安胎,不过,安胎是假,驱邪是真,借机一验慕容真伪。
     
  可是,当他进宫来,远远看见这样一副美好的画面后,叹了口气,嘱咐宫人们不要去禀报,转身默默地离开了。

     

  两人在花园中走了一会儿,慕容离示意执明,他累了。两人便进了花园中央的慕月亭,执明扶着慕容离在专制的长榻上坐下,倒水给他喝。咕咚咕咚一大杯水下肚,慕容离觉得舒服多了,执明也靠在松软的长榻上,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慕容离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斜靠在执明身上。
     
  执明轻声道:“瑶光是羽琼花之乡,都说羽琼花娇贵孱弱,只适合生长在南方,但在这北方,被精心地呵护和浇灌,它们不照样活得骄傲开得美好嘛。可是在北方其他的地方却都不易存活,大抵是没有照顾它们的人,或是养护它们的人不够用心罢了。所以啊,阿离,接纳滋养并深爱着羽琼花的这片土地,就是羽琼花的家啊。”
     
  执明眼神迷离地望着亭外那一大片大片的羽琼花,声线慵懒又缠绕着绵长的温柔,似乎有穿进人心里的力量,抚摸着受伤的心灵。
  
“阿离,要是我早些遇到你就好了,你就不用受这么多苦,要是我那时死皮赖脸硬是留住你就好了……不过现在也好,你就在我身边,可有时候,明明就在我身边,我却觉得你好像又走远了。”
  
“阿离,能不能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离开我了,我有足够的勇气与你一同去面对,我什么都愿意奉献给你……”
说着执明低头看看慕容离,他的阿离依旧不言不语,只用笑容来回应他,可是他却十分满足且安心。
  
“阿离,你说我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嘿嘿,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阿离生的,我都喜欢,一定要长得像阿离,不不不,其他方面也要像阿离,不要像我混吃等死,嘿嘿嘿……”
  
“哎呀,我真是个不称职的父王,我还没给孩子想名字呢! 唉,我取的肯定不好听,还是得阿离取……唉,我真是没用,让阿离受累了……阿离……”
 
 “阿离……”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然后就安静了。
   
  慕容离抬头瞅瞅执明,原来他竟睡过去了,大概是叨叨累了,看着他有些憔悴的脸,慕容离又向他臂弯里靠紧些,贴着执明闭上了眼睛。
     

     微风拂过,大朵大朵羽琼花摇摇欲坠,凋谢的花瓣与飘零的树叶于风中交缠,慢慢坠落。

     不远处的宫人们看到这样的画面,也都不愿去打扰。

   
   而只有执明知道,自己最近是真的时常觉得疲乏,不似往日那般总是精力充沛了。

【执离】归墟(第七章)


上章说到继承了太傅大无畏精神的老医丞一出共主寝殿便跑来了太傅府……

老太傅原本因为被执明下旨养病不用进宫而气得真病了(实则是派了不少侍卫守在太傅府,摆明了是禁足嘛)听到慕容离有喜的消息自然是火冒三丈,拿着拐杖就以奔赴战场的气势冲出了府,执明之前也都吩咐过侍卫,不得伤害自己的太傅,所以当太傅举着拐杖见人就作杀敌的架势,侍卫哪里拦得住……

这不,这会儿执明刚下朝来看慕容离就听见了外面太傅的声音,还有宫人劝阻太傅的声音。

“陛下!老臣今天见不到您,就不走了!老臣就跪地不起,直到您见老臣为止!”

说着太傅扑通跪在了地上。

发愁事又来了。执明扶着额头叹了口气。

老太傅撒泼的方式每次就是这么老一套,可是执明就是拿这一套没办法,谁叫太傅是自己的老师呢。

执明没法儿,只好硬着头皮出来,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看来太傅这是病好了……”顺手扶起太傅。

太傅一见执明就老泪纵横,一边抹泪一边揪着执明的衣袖不肯放手,还是说着什么“慕容离是妖佞,在外祸害天下,在陛下身边便会祸害陛下”“陛下留妖人在身边如何对得起先皇”这一套。

执明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

执明不耐烦道:“看来太傅不记得上次是怎么被朕禁足了。”

“陛下,之前那些事老臣都可以不管,但这次,老臣就是死也不会退却!男子有孕岂非妖人?陛下被妖邪蒙蔽了双眼老臣绝不能放任之!先皇临终前……”

“够了!朕念太傅是朕的老师,劳苦功高,才一再对太傅放任,但你要知道,朕才是这天下的共主! 这是朕亲手打下的江山! 天下人生死都是由朕决定的! 这天下要是亡在朕手上那,也是命中注定! 朕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阿离和朕的骨肉! 阿离怀的是朕这万里江山的继承人! ”

气吞山河的霸气和冲破云霄的怒吼,周围的空气顿时凝固。

太傅被震惊地没站稳坐在了地上。

“来人! 太傅年事已高,朕念太傅劳苦功高,特赐太傅南方一片宝地,供太傅颐养天年,不必再进宫,即刻启程!”

执明下完旨并没有再回殿内,负手而去。

已经晕过去的太傅被宫人们抬上了车,马车直奔封地而去……


这边莫澜也听到慕容有喜的消息,百思不得其解,但刚一进宫,还没到共主寝殿就听到了执明的怒吼,亲眼目睹了太傅是怎么被抬出来的。

莫澜不敢造次,他觉得要从长计议,还是先探探情况吧,哪知执明并不见他,更不让他见慕容离。

莫澜只好再次回府。



自从慕容离有孕,执明就偶尔才上朝,大部分时间都在陪伴慕容离,慕容夜间起身执明也是亲自伺候,绝不用宫人。

就这样度过了两个月。




天哪,第二季这设定😨

所以是子煜喜欢执明

但执明喜欢慕容离

而毓骁也喜欢慕容离吗😌

反正不能拆我执离😡

诶?还确定这是正剧吗……

😂😂😂


第二季我们阿离

更加飘逸的大长发

和更仙袂飘飘的纱裙

第二季要称王了

不能再叫小仙女了

要叫仙女王😂

【执离】归墟(第五章)


(为什么总带莫澜玩呢?因为莫澜的任务是带动剧情发展带着我们一步步探索,所以我让莫澜的智商一直在线)

莫澜三岁便会识字读书,五岁能出口成诗,聪慧过人,虽然从十岁起做了执明陪读以后就跟着执明混吃等死了,但莫澜与生俱来的天赋岂是混吃等死能泯灭掉的?所以他依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其实过去十几年,莫澜被执明嫌弃赶走那真是司空见惯了,可自从那日被执明赶走后,莫澜回府后才三日就怎么都待不住了。

他怎么都觉得奇怪,但却想不明白。那天他临走前分明看到了慕容盯着他的眼神,带着恶寒之气,可是他又分明看见,面对执明,慕容的眼神是那么温柔,甚至是以前他从不曾见过的温柔,况且,执明现在那么开心幸福,莫澜觉得自己应该为执明开心才对,可是为什么……

唉,或许是我多心了吧……

又或许,我应该再去看看……

这么想着,莫澜又迫不及待地进了宫。

听说执明还在寝殿,莫澜就从玄武殿转去了共主寝殿,可还没到寝殿门口,就被总管公公拦了下来。

“怎么?这是做什么,看见本王来了还不赶紧去通报陛下!”

“莫王爷,我哪儿来那么大胆子呢,陛下说今天谁也不见,夜里没睡好,现在在和慕容大人补觉呢”总管公公一副你懂得的样子笑嘻嘻的,看得莫澜想打他。

莫澜看了看天,日头高照,都已晌午了。

这几日,执明也未上朝。

“不行!我得看看陛下!”说着莫澜就推开总管公公准备往寝殿内闯。

“王爷王爷,使不得使不得啊!陛下真的还不曾起身呢!您要是非闯进去不可,陛下醒来也是饶不了咱家了呀!王爷呀……”总管公公说着说着激动地带了点哭腔。

看他那可怜样儿,莫澜止住了脚步。

“莫王爷,要不然您在凉亭里坐坐,凉快凉快,这时候太阳毒得很,您别晒着了,小的给您沏壶茶。”见莫澜停下了,这总管公公又马上一副笑嘻嘻的嘴脸了。

被这么一说,莫澜才感到的确已经出了一身汗了,便索性去亭子里乘乘凉,顺便再思考思考。



凉亭

“王爷,请喝茶……王爷,王爷?”

莫澜思考着又走神儿了,被总管公公唤着才恍过神儿来,便问他:“王上近日都未上朝,是有何缘故吗?”

“王爷……咳,这在以前天权的时候不是常事儿嘛……不过,倒是慕容大人最近嗜睡,经常过了晌午才醒,有时候陛下早就醒了也不肯离开,就陪着慕容大人继续休息。陛下还是如当年那般痴情呐。”

“嗜睡?医丞可来看过?”

“没有,陛下总说夜里太累了……咳……咳咳……”总管公公又一副你懂得的嘴脸,莫澜又想打他了。

总管公公赶紧转移话题:“不过,最近宫里有些怪事……”打住抬头瞄了一眼莫澜又继续说:“最近御膳房总丢新鲜的活鱼,经常早上去看就没了,开始还以为是猫偷走的呢,于是我就叫小的们去把猫都抓来关起来,结果第二天还是活鱼照常没了……说来也怪,寝殿里时常泛起的腥味,可又时常有时常又闻不到……”

总管公公是最知道莫王爷与陛下的交情的,才对莫澜并不避讳。

“那……慕容大人,你觉得不觉得他有什么奇怪之处?”

“诶?没有啊,慕容大人还是那个慕容大人啊,虽然还是冷冰冰的,但对着陛下就爱笑多了,依然那么美,水灵般……”总管公公突然想起不该这么直接谈论主子的美貌,停顿了一下又说下去“所以,这大概也与慕容大人爱喝水有关吧,陛下甚至命我们日日抬了一桶水放寝殿里……小的们纷纷学起慕容大人,想着多喝水能保养皮肤呢嘿嘿……”

“等等……你说什么?喝水……”

“是,是啊……”

听起来没什么不对,可是还是觉得有那里不对,那样的喝水法儿已经完全超出常人身体所需要的补水量了,虽说是夏天,但也让人匪夷所思……
是的,我们的莫王爷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是天文地理生物算数都有涉猎,要不怎么能被老天权王亲自选为王子陪读,要不怎么在当年天权就是出了名的才子呢。

他其实也曾仰慕过慕容离,所以也不愿意去怀疑慕容离,但……如果那……不是慕容呢?或者说……不是人呢?

然而猜测再多也没用,也见不到陛下啊!

所以今天吃了闭门羹的莫澜只好再回府了……



总管公公见莫澜走了,急忙小跑回偏殿。

“陛下,莫王爷走了。”

“知道了,下去吧”

总管公公欲言又止,却还是恭恭敬敬地道:“是,小的告退。”








【执离】归墟(第四章)


自打发莫澜走后,执明便不大情愿地去批奏折,虽然现在太傅被禁止入宫,不会再来劝他看奏折,自阿离回来以后也从没提一句让他批奏折的事,但执明反而把这当做自己的责任,确切来说,是任务。

终于到了晚间 ,执明好不容易批完奏折,便迫不及待地奔回了寝宫和阿离一起吃饭。

自慕容离回来以后,总是吃的很少,最多喝些汤或粥,平时只喝水。刚开始执明还担心,不过看阿离身体并未有不适,但又想来以前他的阿离便吃得不多,也是只爱吃清淡的食物。况且,执明还有自己的小心思,毕竟两人几乎每晚都乘鱼水之欢,吃流食对阿离的身体也会更好些,处于为阿离考虑,执明再并未多想,便什么都随着他的阿离了。

是夜,明月高挂,残星未歇。一番云雨后,执明累得睡去,在与阿离的床第之事上,执明总是尽心尽力。慕容离睁开眼睛,下床趴在水桶上咕咚咕咚喝起水来。

此时正值盛夏,执明看阿离很怕热又总是缺水,便索性让人抬了一桶水放在寝殿中。

执明翻了个身,摸不到身边的人,一下子醒了过来。

听见咕咚水流的声音,下意识觉得,大概是刚才自己没控制好,让阿离受累了,此时定是口渴起来喝水了。正欲起身叫阿离,却看见慕容离出了殿门,执明有些好奇,顾不得召唤宫人,只身起身披了一件薄衫就跟着慕容离走去。

阿离怎么走得这样快?我都快跟不上了……

执明本想叫住慕容离,但突然起了小孩子心性,想着等会儿趁阿离不注意自己再突然出现给他个惊喜。想着想着再看前面,发现人已经没了……

执明正恼自己跟人丢了人之际,瞅瞅这宫殿,恍然发现,这里不是御膳房附近嘛,难道阿离饿了吗,嗯,只喝汤喝粥的确是吃得太少……

诶,那里好像有个人……

御膳房外墙边的角落里,似乎那人蹲在那里啃着什么……

执明悄悄走近

那人大概是听见脚步声,突然抬起了脸。

接着月光,执明眼睛因惊吓过度而放大……
阿……阿离,满脸是血嘴里还叼着生鱼肉的阿离……

“啊!——”

……

执明惊叫出来,环视四周,却发现自己还在寝殿的床上,急忙看向身边。

阿离还在,原来是噩梦啊……

借着明亮的月光,执明看看身边之人美好的睡容,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安心地抱着身旁之人睡去……

待执明鼾声均匀,慕容离睁开了眼睛……